流浪地球大卖46亿,参与的国内特效公司依然不赚钱

流浪地球大卖46亿,参与的国内特效公司依然不赚钱
2019年03月10日 20:55 新京报

  新京报独家专访参与《流浪地球》特效制作的4家公司:MoreVFX、橙视觉、PIXOMONDO 北京、Blaad Studios( 兆影视效),揭秘国内公司生存现状、与好莱坞的技术差距等行?#30340;?#39064;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的特效水平被很多人认为达到甚至超越了国际平均水准。

  今年?#33322;?#26723;上映的硬核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成为今年第一部爆款,票房一路高歌猛进,至截稿前,上映34天票房累计46亿,占据国内电影史票房亚军位置。不过,引发观众热议的还是电影中呈现出的逼真特效技术,而这些令人震撼的特效基本?#38469;?#20986;自国内团队之手。并且,今年被称为“中国科幻元年”,还将陆续有《拓星者》《上海堡垒》《明日战记》等多部国产科幻电影与观众见面,其中包括《流浪地球》在内,多部影片的科幻特效?#38469;?#30001;国产电影特效公司主导完成,这也从硬件上被视为中国科幻崛起的标志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算是目前国内科幻电影特效的顶尖水平,也有不少观众和影评人从直观感受上认为,《流浪地球》的特效水?#23478;?#32463;达到甚至超越了国际平均的特效水准,当记者向国内特效第一线的专?#31561;?#22763;询问时,如果把它放在好莱坞科幻片坐标系中去比较,处于什么水准?丁燕来回答?#26696;?#32654;国最少差8-10年”,徐建认为“能到他们15年前的水平”。

  到底中国本土的科幻特效水平达到了什么高度?在制作科幻片时,国内电影特效团队遇到了哪些技术难题?相比世界顶尖水平的好莱坞特效,国内电影特效还有哪些差距?国内电影特效公司生存现状如何?带着这些疑问,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参与《流浪地球》特效制作的4 家公司:MoreVFX、橙视觉、PIXOMONDO 北京、Blaad Studios( 兆影视效),以及数字王国北京公司,解析国内特效公司生存、发展以及未来。

  科幻片制作

  科幻和玄幻

  制作上没太大差别,只是设计方向不同

  中国特效公司MoreVFX之前也曾为《西游记女儿国》这样的玄幻电影做过特效,与《流浪地球》这种硬核科幻相比,MoreVFX创始人兼CEO徐建觉得在制作上没有太多不同,虽然在类型上细分为玄幻和科幻类型,但电影中使用更多的是硬表面环境类的技术,所做的内容其实是一样的。

  只是说《西游记女儿国?#20998;?#21576;现的是古代的房子和山,《流浪地球?#20998;?#26159;未来感的建筑,只是设计不同。如果有差别的话,《西游记女儿国》里会有一些法术等虚的东西,《流浪地球》里就很少,但?#34892;?#22320;方可能也相同,比如发动机喷出来的火,还有一些烟云也是在大量玄幻片中用到的。之所以《流浪地球?#25151;?#36215;来比较真实,是因为主题和类型所致,而并不是技术的特殊性导致。

  橙视觉创始人丁燕来也表示,最早开始制作《流浪地球》时,不?#23835;?#20998;类,没想这是一?#31185;婊没?#26159;硬科幻类型的片子,更多的是根据故事去设计它的元素要怎么表现,在制作上没有太大区别。

  技术难题

  需求量过大,流程尚待优化

  《流浪地球》一共有2003个特效镜头,是由主要的几家特效公司分工合作完成的。徐建的MoreVFX 公司负责了800多个镜头,他面对的最大难题就是“量”,“它的资产量和渲染量都特别大”,为了解决这个难题,公司内部开发了一些数据流的传导,让数据流更快地在各部门之间传输。

  丁燕来的橙视觉公司负责了影片700多个特效镜头,他和徐建面临同样的问题,镜?#20998;?#26377;很多大场景,里面的细节内容和各个层面数结算量都很大,最开?#38388;?#26579;的时候一帧要花20小时,“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渲染量”,因为这些镜头基本不是实?#27169;?#23646;于纯CG,相当于纯渲染。后来,丁燕来和团队慢慢对制作流程进行优化,将时间缩短为7小时,这个时间对丁燕来来说算正常一点了,“但是?#36130;?#37325;,只是说现在可?#36234;邮堋!?/p>

  Blaad Studios制作了《流浪地球?#20998;?00多个特效镜头,主要是关于空间站内部的大部分镜头,以及空间?#23621;?#23449;外景,空间站合成和空间站内部结构延伸等。初期空间站资产的数据容量约为10GB,为了解决大容量的空间站数据的问题,他们转换成以USD形式的流程来进行制作。这是皮克斯公司的一个数据流程管理方式,跟原来不一样的数据构造系统。

  “PIX?OMONDO北京”参与制作了216个镜头,60%以上为A级镜头,其中有超过50个全CG镜头。每一个镜头都包括暴风雪的粒子模拟计算,和冰封城市的?#28010;?#30772;坏特效。公司专门为这部电影设计了一套工作流程?#32479;?#26223;管理系统,便于艺术家在制作如?#21496;?#22823;的CG环境时能更快、更高效地工作。

  [新领域探索]

  数字王国在特效领域的核心技术是VR 领域,也就是虚拟人,这个最初由卡梅隆创立的公司,几经辗转,被香港公司收?#28023;?#35851;求转型便开始押注VR领域。2017年,数字王国做了一个《今日君再来:虚拟人邓丽君音?#21046;?#24187;SHOW》,让逝去的邓丽君在舞台上?#26696;?#27963;”献唱。据数字王国视效总监、副总裁周逸夫表示,这?#20013;?#25311;拍摄经常被用在电影特效中,像天空中出现的飞行的人,或者坠楼、坠崖的人,其实?#38469;?#20840;CG的角色,“通常我们会把演员?#36864;?#30340;服装用三维扫描的方式扫描下来,获取他的素?#27169;?#28982;后再三维重建这个角色。”数字王国北京公司接到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给《邪不压正》做特效镜头,主要负责老北京城的重建。

《邪不压正》北平城屋顶的替换过程。《邪不压正》北平城屋顶的替换过程。
《邪不压正》为复原1937年的北京所建立的电?#30001;?#30424;。《邪不压正》为复原1937年的北京所建立的电?#30001;?#30424;。

  与好莱坞的差距

  工业化流程

  视觉开发和制作管理是重点

  在丁燕来看来,一个戏的成功与失败并不能都归结于一个部门。虽然说《流浪地球》成功了,也并不在于特效做得多好,还包括故事、演?#21271;?#28436;、美术、场景、灯光等一系列都OK了,这戏才能OK。如果说在任?#25105;?#20010;部门掉链子,就不能说是一个好的作品。有时候不是说特效与好莱坞差多少,而是整体科幻片类型跟美国有差距。特效是跟现场所有部门相辅相成,不是一个单独的部门,一定是一个紧密配合的关系。

  PIXOMONDO北京公司的负责人也告诉新京报记者,谈特效,就必须要谈电影以及电影工业所处的整体环境。特效虽然是大规模依赖于技术、研发和流程的电影工业中的一环,但不是独立存在的,对各个部门的依赖性极高。而?#24247;?#25552;起特效,都会谈到技术。但实际上,往往不被提及的,却是视效的视觉开发?#26041;冢?#20197;及视效制作管理?#26041;凇?#32780;这两块内容,是可以把国内视效整体推上一个阶梯的重要因素。

  经验积累

  缺乏内部积累,亟需扶植

  目前国内上映的科幻大片《阿丽塔》的特效由好莱坞维塔工作室制作,主角“阿丽塔”是数字人,国内的商?#31561;?#20214;根本做不到,徐建说,这种特效?#38469;?#20869;部开发和经验积累的结果。国内特效公司的经验?#38469;?#38752;制作商业片积累起来的,根本没有这种科幻类型的制作积累。如果没有快速催生方式,无法形成一个完善的成长。国内电影特效公司要想做成《阿丽塔》这样,必然要跨过那十几年的路。

  《阿丽塔》极其细腻的特效,显示了国内特效与好莱坞的差距。

  只有市场上有这么多类型的片?#30828;?#33021;有机?#23835;?#23581;试。徐建也是在做过《悟空传》《西游记女儿国》等片子之后,积累了做硬表面环境特效的经验,才有了《流浪地球?#26041;?#22825;的样子。徐建也呼吁,国家能不能给国内特效公司一些扶植,让他们除了在商业逻辑之外,能有计划地去积累一下,那样的话与好莱坞的差距可能?#37038;?#20960;年一下?#36864;?#30701;到5年。

  技术人才

  年纪太轻,人力成本却很高

  徐建之前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,他发现美国各家特效公司里大部分?#38469;?#24178;了十几二十几年的艺术家在生产一线上,而国内特效公司生产一线的主力基本?#38469;?#19968;些干了三五年的,有80%的特效公司主要成员可能?#38469;?#20174;业一两年的。从经验、效率、艺术创造?#32426;?#20840;没有可比性,并且国内的人力成本已经基本接近加拿大公司,“远打我们经验不如?#35775;潰?#36817;攻我们价格干不过印度和东南亚。”

  生物特效

  拒绝宁浩,中国团队做不来

  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最初立项时,宁浩曾拉着徐建进来。徐建说:“大哥,我做不了,赶紧找美国人。”像这种涉及大量生物特效的科幻片,目前国内还做不了。

  2018年年底,宁浩快坚持不住了,就把徐建拉到美国工作了一段时间。丁燕来也坦言,生物特效在世界上算比较顶尖的技术了,中国团?#21491;?#19981;是不能做,但做出来的标准如何就要另说了。在做《流浪地球?#20998;?#21069;大家也觉得是一个难点,因为没有尝试过。

  刚刚杀青的奇幻大片《刺杀小说家》的特效就?#23578;?#24314;的MoreVFX负责,这部电影呈现了一个异世界,需要把许多奇幻世界中的?#36828;?#21464;成现实,电影中的难点之一是涉及许多复杂的生物特效。用徐建的话来说就是“摸着石头过河,一步步积累”,之前徐建也做过一些生物上的特效,只是没有出现过这么复杂,精度要求这么高的,“现在生物的每一块肌肉怎么抖动、滑动及拉伸?#23478;?#33021;看得到,所以这是一个更高标准的东西。”

  生存现状

  行业地位

  变数太大,特效公司容易背锅

  在徐建看来,目前国内特效公司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电影行业变数太大。99%的特效公司是按?#23637;?#20316;量所产生的“人/天”做预算报价,最后在甲方那里呈现的是工作量。开?#38469;?#20154;员、周期?#25216;?#21010;得好好的,但电影是个艺术创作的过程,再严谨的流程?#21442;?#27861;完全避免“变”,演员档期的变化、美术置景方案的变化、导演拍摄方案的变化、剪辑延期的变化……太多的变数导致特效制片计划被打乱,人力成本上升。但在甲方看来,总的工作量并没有太大的增减。

  如果后期特效部门对标电影美术组,就会发现,两者的部?#25490;?#32622;和作用其?#23548;?#20854;相似,?#38469;?#20026;电影的视觉系统服务。但没听说过哪个美术指导干完一部电影说赔了钱的,顶多就是劳务价格低。因为美术组的所有人是剧组买单的,相当于承制方直接对到个人买单。不管拍摄时发生什么变化,剧组都按月发劳务。但是特效部门是作为账款最尾部最后结账的。

  2018年年初,徐建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我们去年因为大佬们的各种延期已经完?#26469;?#36807;了‘唐?#20581;?#37034;不压正……’,以及造成内部大量人员空档闲置,所以要宣布我们今年开始会坚决执行‘不给定金不给留档期,先到先得,合同?#32454;?#38454;段到期不开工,定金不退、价格时间另聊’的制度。望诸位大佬海涵,情谊都在,但我也不能背着破产的锅维系咱这情谊不是?反正?#38469;?#27515;,不如死得舒服些。”

  之后,他建议同行都按“人数(含级别)/月”来报价,提前两个月收钱,钱不到?#21496;?#36214;紧去干别的活,像剧组给美术部门的人发工资一样付账。当然,这就要求首?#26579;?#32452;得有看得明白工作量的制片人,视效公司都诚实守信,同?#26412;?#22791;强大的制片系统和人力资源管理及调?#35748;?#32479;。

  生存成本

  基本不赚钱,只能勉强活着

  “目前来说只能活着”,聊及国内特效公司的生存现状,橙视觉创始人丁燕来如此直言。因为电影特效行业在国内没有多少年头,之前大家都只是用电脑来擦威亚,修修?#20849;梗?#20063;是近五六年制片人、导演才对特效重视起来,丁燕来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,但目前只能支撑着活下去。

  他认为特效属于艺术创作范畴,不属于工业生产。如果是工业生产,就能很好地算出产量、投入、利润。但是艺术创作范畴,很难去用数字、产能和产?#31354;?#31181;?#25293;?#21435;衡量。虽然他们在特效制作中有一部分主导地位,但其?#24213;?#32456;的决定权还是在导演或制片人。对于特效公司来说,它的成本非常高,但是剧组的预算又没那么多,这就需要做出妥协。

  《流浪地球?#35775;?#26377;请大流量演员,最大牌的演员是吴京,还是零片酬出演。电影的成本几乎都用在制作上。丁燕来觉得,没有把钱花在流量明星身上,而是重视制作,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。但这种体量的制作,成本还是有点?#36234;簦?#36825;几家特效公司应该都不挣钱,?#38469;?#27604;较紧张的状态,不赔钱就是好事了。”

  虽然现在还没有最?#25112;?#36134;,但丁燕来估摸着基本不赚钱,还有可能赔钱。因为电影制作周期太长,细节太多,橙视觉公司从2018年3月份一直做到2019年1月份,制作周期长达10个月,价格看着还可以,但投入的资源太多。“也是赚口碑吧,为了中国电影的一种情?#24120;?#20854;?#24213;?#36825;行很多人有一个通性,不一定是为了挣钱,可能是通过这种制作以及对技术的追求实现一种自我满足。”丁燕来的说法与乔治·卢卡斯形容《星球大?#20581;?#24037;作人员的那句话不谋而合:“如果你给他们足够的啤酒和?#28909;?#20182;们什么都能做!”

MoreVFX员工大合影MoreVFX员工大合影

  徐建的MoreVFX除了北京的公司外,还在成都成立了分公司。之所以选择在成都开设分舵,除了政策上的限制外,徐建还考虑到北京的生活成本太高了,限制了很多员工生活的稳定性。“比如说在这工作七八年之后,一定是公司里中层管理人员了,虽然说挣的钱也不少,但要在北京买房结婚生孩子,还不能够支付这么大的开销。孩子不是北京户口上学就是很大的难题,买个房子基?#23616;?#33021;买在燕郊,每天来回四个小时,生活成本太大了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滕朝  编辑 许乔洋  校对  范锦春  部分图片由受访公司提供

新浪科技公众号
新浪科技公众号

“?#21860;?#25569;科技鲜闻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)

创?#24405;?/h3>

科学探索

科学大家

众测

专题

官方微博

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

公众号

新浪科技

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

苹果汇

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

新浪众测

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

新浪探索

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,精彩的震撼图片

新浪首页 新浪众测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
安徽快3网购
<noscript id="4qeyo"><wbr id="4qeyo"></wbr></noscript>
<xmp id="4qeyo"><menu id="4qeyo"></menu>
<optgroup id="4qeyo"><wbr id="4qeyo"></wbr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4qeyo"></optgroup>
<noscript id="4qeyo"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4qe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4qeyo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4qeyo"><wbr id="4qeyo"></wbr></noscript>
<xmp id="4qeyo"><menu id="4qeyo"></menu>
<optgroup id="4qeyo"><wbr id="4qeyo"></wbr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4qeyo"></optgroup>
<noscript id="4qeyo"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4qe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4qeyo"></no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