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撒的骨灰,可能核輻射超標!

你撒的骨灰,可能核輻射超標!
2019年03月10日 08:25 新浪科技-自媒體綜合

  來源: SME科技故事

  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,有長有短。

  如果生前受到過大劑量的放射性照射,死后遺骸確實可能會核輻射超標。

  不過一般而言,這都是一些特殊情況下才會發生的事情。

  例如居里夫人,就因數十年如一日地無保護研究放射性元素而患上慢性疾病死亡。

居里夫人的“放射性手稿”居里夫人的“放射性手稿”

  不說尸體,就連她的遺物都染上了強烈的放射性。

  例如她的論文手稿,就不得不封裝在鉛盒里嚴加保管,至今仍無法整理。

  但是,在我們日常生活中,帶有超量核輻射的尸體可能比想象中要多。

  因為被送進火葬場尸體,在死前可能曾接受過放射性藥物治療。

  而專門處理尸體的火葬場,就存在著安全隱患。

  最近一項發標在《美國醫學會雜志》的研究報告稱,亞利桑那州的一個火葬場就受到了放射性污染。

  當時的一名操作人員的尿液中,還被檢測出了放射性。

  案例中的這名死者是一名69歲的男性,生前就患有胰腺神經內分泌瘤。

  在治療過程中,亞利桑那州梅奧診所的醫生就給他靜脈注射了镥-177。

  但意外的是,剛接受完治療的第二天,他就因低血壓而再次入院。

  幾天后,他就在另一家醫院陰差陽錯地去世了。

  镥-177注射液治療,一般共有4個療程給藥。

  而靜脈注射放射性藥物之初,醫生和放射安全部門都未曾考慮到病人意外死亡的情況。

  幾周后,亞利桑那州梅奧診所的醫生正準備進行下一次治療時才發現,這位病人已經火化了。

  時間點剛好是在接受放射性治療后的第五天。

  于是,梅奧診所的輻射安全官就找到了亞利桑那州輻射控制局。

  他們需要確保,火化一位曾注射過放射性藥物的尸體,會不會造成污染。

  結果顯示,當時用的火化設備,包括火化爐、真空過濾器和碎骨機上都被檢測出了輻射水平升高。

  這其中,最主要的輻射來自病人曾用的放射性元素镥-177。

  當時,他們還分析了火葬場員工的尿液樣本。

  雖然尿液中沒有檢測出镥-177,但研究員卻意外發現了另一種放射性元素锝-99m。

  锝-99m是最常用的醫療放射性元素,占全世界醫療用放射性元素的80%,其中90%用于掃描診斷疾病的成像。

  火葬場員工很明確地表示,醫生并未給他用過此類物質。

  這也意味著,锝-99m可能來源于其他被火化的遺體。

  尸體的火化,焚燒時長可達幾小時,放射性物質會隨燃燒氣體“揮發”。

  這些放射性污染可能會被人工吸入,又或是釋放到鄰近區域。

  雖然輻射量不大,但研究人員對此還是存在顧慮。

  長年累月下來,火葬場的員工身邊或許就潛伏著一個難以預料的隱患。

  尤其是在火葬率如此之高的現代社會(美國火葬率大于50%,中國也亦接近50%)。

  我們本身就生活在一個充滿放射性的世界。

  輻射其實無處不在,這是難以避免的。

  實際上我們喝的水、吃的食物、呼吸的空氣,生存的環境里面都含有少量的放射性元素。

  比如空氣里就有一定的碳-14、地下水和環境土壤中會含有微量的氡、而香蕉則因含有鉀-40具有放射性等。

  而這些天然射線的照射,也叫天然本底輻射。

  天然本底輻射導致的個人年輻射劑量,全球平均為2.4毫西弗(mSv),我國平均為3.1毫西弗。

  只要人體受到的輻射量不超過一定標準,我們就可以認為這是安全的。

  但在某些情況下,在一些地方人類會受到天然輻射之外的更多輻射。

1895年12月,威廉·倫琴拍攝的x光照片1895年12月,威廉·倫琴拍攝的x光照片

  自從上個世界,放射性元素就開始應用于醫療診斷與治療。

  在收益的同時,人類也是在一次次吃虧中,意識到放射性元素帶來的危害隱患。

  歷史上曾流行的X光攝影、各種含放射性元素鐳的保健品與產品等,都是沉痛的教訓。

女工在往表盤上涂鐳,可達到夜光效果,但很多鐳女工卻因此喪命女工在往表盤上涂鐳,可達到夜光效果,但很多鐳女工卻因此喪命

  2006年的數據就已顯示,美國就共執行了1860萬次核醫學操作。

  而在全球范圍內,則達4000萬次。

  所以,在核醫學方面的防護工作是尤為重要的。

  不過,需要注意的是,曾接受體外放射性治療的遺體,并不會給火化帶來威脅。

  因為這類治療在結束后,病人的身體就已經不會有輻射殘留了。

  但若是治療方式是注射放射性藥物,又或是植入性放射性粒子就要更注意“善后”了。

  這些也統稱為體內放射性藥物。

  在核醫學中,體內放射性藥物95%用于診斷,其余則用于治療。

  例如前面案例的病人,便屬于注射了治療用放射性藥物。

  而植入性放射性粒子,則是指一種將放射源植入腫瘤內部,讓其摧毀和抑制腫瘤的治療手段。

  每一個植入粒子,都像一個小太陽,以其中心附近的射線最強。

  因為有一定的組織穿透范圍,所以需要最大限度地降低這種植入粒子對其他正常組織的損傷。

  而治療用放射性藥物,主要是利用放射性核素發出射線產生的生物效應來達到治療目的。

  所以,這種藥物一般要求β射線的半衰期較長。

  其中,碘-125或鈀-103就比較常用。

  碘-125的半衰期大約為60天,而鈀-103則大約為17天。

  在這之后,這些放射性同位素的才逐漸失去放射性。

  而放射性藥物不同于一般的藥物,其處理過程亦不能馬虎。

具有屏蔽能力的廢棄物存放桶具有屏蔽能力的廢棄物存放桶

  例如使用過的針管等廢棄物,都要放在具有屏蔽能力的存放桶。

  之后,再送至專門處理部門進行統一處理。

  而加拿大一家省級癌癥機構就建議,碘-125前列腺植入患者的尸體在植入之日起兩年內不要火化。

  一小部分地區則規定,所有植入材料都必須在火化前取出遺體。

  但這些規定都不是統一規范的。而這么多年來,患者身攜放射性藥物意外死亡的情況也很少考慮在內。

  所以也就出現了,火化時輻射源還在尸體身上的情況。

  除了文章開頭的案例,在過去美國就已經紀錄過兩例碘-125粒子植入患者的直接火化。

  其中一位前列腺癌患者,在接受碘-125粒子植入后的五天就死亡并火化。

  為此,研究人員設計了一個模型,并計算了當時遺體焚化產生的氣體輻射。

  按照美國的火化流程,一具遺體的可產生燃燒氣體為11000立方米。

  而站在附近3小時,人體可能吸入0.03μCi的碘-125。

  這意味著接受輻射量為0.0075mSv,比個人年輻射量的單位(2.4mSv)還要小兩個數量級。

  所以,這些帶有微量輻射的焚化氣體,大概率不會影響周圍人群健康。

  而直接接觸含有火化殘余物的塑料袋,接受的輻射量則要高一些,為每小時0.02mSv。

  但這也僅相當于做了一次x光胸透。

  一次半次不用擔心,但若長期在火葬場工作的員工,則更需要嚴格遵守規章制度。

  事實上,火化師如果能夠按照規定來操作,他們與放射性物質接觸的機會就能大量降低。

  例如,在火化過程都應佩戴口罩,這可以有效減少輻射氣體的吸入。

  此外,在處理遺體骨灰時還應佩戴橡膠手套,以及在操作完畢后洗手。

  只是,在火葬場內未嚴格遵守規定的員工是大有人在。

  長此以往,不免令人擔憂。

  另外,研究人員還建議應該將骨灰放在金屬翁中儲存或埋葬。

  因為金屬容器有一定的核輻射屏蔽作用,其中鉛的效果最佳。

  若想要將骨灰灑向自然環境,也不應該在短期內操作。

  為避免不必要的輻射暴露,一般而言需要在植入粒子的10個半衰期之后才能揚撒骨灰。

  火葬場輻射污染,在這之前都少有人關注。

  而目前為止,研究人員還需對火葬輻射進一步評估其頻率、范圍以及火葬場員工長期接觸的健康影響。

  至于未來放射性藥物的安全章程,則應該將尸體管理囊括在內。例如對放射性藥物進行更嚴格的后續追蹤。

  這些都是無可推卸的責任。

  *參考資料

  Radiation Contamination Following Cremation of a Deceased Patient Treated With a Radiopharmaceutical

  楊和平,祝小芳.核醫學防護.廣東省輻射安全與防護學術交流會

  William Que.Radiation safety issues regarding the cremation of the body of an I‐125 prostate implant patient. J Appl Clin Med Physv.2001

新浪科技公眾號
新浪科技公眾號

“掌”握科技鮮聞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掃描左側二維碼關注)

創事記

科學探索

科學大家

蘋果匯

眾測

專題

官方微博

新浪科技 新浪數碼 新浪手機 科學探索 蘋果匯 新浪眾測

公眾號

新浪科技

新浪科技為你帶來最新鮮的科技資訊

蘋果匯

蘋果匯為你帶來最新鮮的蘋果產品新聞

新浪眾測

新酷產品第一時間免費試玩

新浪探索

提供最新的科學家新聞,精彩的震撼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