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G時代是誰的天下?三大運營商爭奪話語權

5G時代是誰的天下?三大運營商爭奪話語權
2019年03月10日 07:43 經濟觀察報

  陳秋

  中國聯通終端與渠道支撐中心副總經理陳豐偉最近忙壞了,經濟觀察報記者聯系他時,他剛從巴展(MWC大會)回國的第二天;之后他又去參加一個5G的會,晚上6點多,陳豐偉終于有時間來聊聊他眼中的運營商的5G布局。

  在巴塞羅那結束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(MWC大會)上,最亮眼的產品就是華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X和三星可折疊屏手機GalaxyFold,5G盛宴愈來愈近。

  而中國移動、聯通、電信三大運營商作為網絡基礎設施的搭建者,注定將成為這場盛宴的主角。

  4G時代領先一步的中國移動資金儲備充盈,中國電信、中國聯通拿什么來打5G的牌?而此外,廣電也加入了5G賽道,它會是一個“攪局者”嗎?

  “5G時代,中國有望和全球保持同步,從成熟的角度來看,5G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。”陳豐偉對經濟觀察報說,“未來,三大運營商在整個5G領域里會有所側重,在所有領域都領先則不太現實。 ”

  在獨立通信分析師付亮看來,目前在移動網絡方面,新加入5G賽道的廣電遠遠落后于三大運營商。不過,IT獨立分析師唐欣則認為,5G不僅僅是一個商業投資,更多的是一種基礎設施投資。三大運營商未來都將更多轉變為國家公用服務機構。

  毋庸置疑,不論主角變成了幾個,這是一場5G時代話語權的爭奪戰。

  5G拼什么

  5G牌照何時發放是三大運營商極為關心的事情,3月5日,工信部部長苗圩用“很快了”這三個字,給出了一個時間上的信號。

  苗圩還透露,目前,三大運營商已經基本確定了第一批5G試點城市,這些城市的5G測試工作正在有序的展開,5G網絡在中國的落實時間初步定在2019年左右。

  相比于中國移動、中國電信,中國聯通聚焦于5G的訴求更強烈一些。

  “因為聯通在國內屬于弱勢運營商,在全球的競爭案例情況來看,只有在一種新的技術條件下,有更積極的做法、創新的做法,才有可能彎道超車,爭取更大的市場份額,在原有的技術和市場模式下是難有份額上的變化。”陳豐偉說。

  財報顯示,2018年上半年,中國移動營收為3918億元,同比增長2.9%。凈利潤為 656.41億元,同比增長4.7%;中國電信營收為1930億元,同比增長4.7%;凈利潤為135.7億元,同比增長8.1%;中國聯通營收為1491.1億元,同比增長7.9%,凈利潤為25.8億元,同比增長231.84%。顯然,中國聯通與中國移動、中國電信的營收和凈利潤規模上相差頗大。

  談到三大運營商的風格和理念,電信行業分析師陳志剛告訴記者,從細微的角度來看,中國移動的執行力更強,中國電信比較偏于保守,中國聯通的身段靈活,創新很活躍,但是,耐心不足。“相對來說是,中國電信走的比較‘穩扎穩打’,各個方面都照顧的很全面,其現在的資源也不是最好,也不是最差。”付亮說。

  通信行業5G專家鄒學勇對記者說,在5G時代,三大運營商從管道運營走上個性化業務運營,類似從大商場、大雜燴運營,變成小賣部、個性化運營,運營商越來越互聯網化,運用大數據能力,從流量有效應用、業務個性化、用戶層次細分服務。

  目前,5G有兩種主網方式ISA、SA,簡單來說,ISA是由4G和5G混合主網,而SA是由5G單獨主網,SA需要有一個成熟的過程,在今年下半年才會提供成熟條件,但ISA未來演變方向也是向SA去發展。一位長期關注通信行業的專家對記者表示,電信采用SA方式,聯通、移動則采用ISA方式,電信的5G的服務器相比之下就會慢一步。

  “而目前5G面臨基礎網絡投入建設、商業模式的創新、用戶個性化需求多樣性、以及人才流動性等困難,不容忽視,也在考驗運營商的迭代能力。”鄒學勇對記者說。

  5G時代大家比拼的,無非是資金、用戶以及基礎設施。而在多位專家來看,中國移動在4G轉5G的路上更具有優勢。

  中國移動在4G時代能保持領先,實際上并不是沒有原因的,陳志剛表示,一是在中國移動的企業文化里面,始終把網絡質量作為企業的生命線,所以中國移動的網絡質量的要求是非常的嚴格,也投入大量的資源去做這件事情,短短的一兩年時間把基站規模達到了上百萬。“移動的營收能力第一,再加上政企市場的布局,行業應用收入遞增,打破了單一資費套餐的營收模式。”鄒學勇說。而在通信行業觀察者項立剛看來,在網絡建設方面需要大量的資金,中國移動在去年中旬披露的現金及銀行結存余額為3948億元。付亮對記者表示,中國移動擁有9億用戶,且優質用戶較多,這些用戶也會對5G發展有利;其次,在技術、資源方面也領先,如5G基站、鐵塔,中國移動現在4G基站有206萬,在這些基站本身上,可以直接開發5G設備。但無論是新加一個5G基站,還是用4G、5G融合的新基站換掉舊基站,這在網絡建設方面差距相對來說會小一些。

  鄒學勇表示,5G拼的不再是基礎語音、短彩信和流量收入,更多是行業和通信結合的差異化,這需要考驗三大運營商的整合和滲透能力。今年內要全國開通攜號轉網,意味著手機號碼不再是綁定用戶的壁壘,更多靠差異化服務收入保增長。

  最大的問題

  5G最大的問題是設備更新投入很大,而商業化回報周期可能會非常長。IT獨立分析師唐欣表示,5G不僅僅是一個商業投資,更多的是一種基礎設施投資。三大運營商未來都將更多轉變為國家公用服務機構。國家政策對運營商影響會很大。三大運營商之間的高層管理人員也會相互流動,相互之間的競爭性也會減弱,所以談不上誰的實力更強,大家都是為國家政策服務。

  中國移動目前分別在上海、廣州、蘇州、武漢、杭州開展5G外場測試,每個城市將建設超過100個5G基站,還將在北京、成都、深圳等12個城市再進行5G業務應用示范:中國聯通則在北京、天津、杭州、南京、武漢、貴陽、成都、深圳、福州、鄭州、沈陽、青島等16個城市開展5G試點;中國電信5G試點城市將在雄安、深圳、上海、蘇州、成都、蘭州六個城市開展。此外,將根據國家相關部委要求繼續擴大試點范圍,將再增設6個城市。

  其實,從4G跨越到5G的難度很大,本身速度提升很快,且很多新技術沒有什么借鑒。“目前,5G時代中國和全球保持同步的,從成熟的角度來看,大家都是摸著‘石頭過河’。”陳豐偉說,但在個人移動方面,5G市場是不需要做用戶教育,只要有5G網絡、5G終端,用戶肯定會愿意購買5G的不會買4G的,但在剛出3G、4G終端的時候,我們做了大量用戶教育的工作是“為什么要用智能手機”、“為什么要用更快的上網速度”、說服用戶買智能手機的同時,要辦流量套餐,通過3G、4G這十年的用戶教育,當5G來臨時則不需要做這些工作了。

  這或許也因為中國人更容易接受新鮮事物。從2G切換3G、3G切換4G速度來看,讓中國人接受只用了1至2年時間,這比國外要短很多,國外一般一個制式切換都需要3-4年的時間。“除了個人移動通信的場景,其他場景以及各種垂直的應用市場,都需要開發,網絡設備需要成熟,因為其還在邊研發邊投入版本還在不斷的升級狀態,包括運營商需要投入資金去建設,終端現在也是從芯片到軟件到整機也需要一個過程。”陳豐偉說。

  基于現在的市場需求和投入來算,大家都說5G會改變社會,是全球發展的大趨勢,在陳豐偉看來,在未來開拓的市場方面,也不僅僅是用戶從4G手機到5G手機,而是市場空間的增量不斷擴大,不是一個靜止的市場。在2G-4G時代,只有一個競爭領域就是個人移動通信業務,而在5G時代,技術方面全球基本都是統一的,“未來,三大運營商在整個5G領域里會有所側重,在所有領域都領先則不太現實,比如有的會側重物聯網,有的會在個人移動通信方面領先。”“這個變化主要是從被動的使用到主動的掌握核心技術的過程。5G對中國通訊行業應該不會立刻帶來一個質的變化,而是為今后十幾年,如物聯網的發展掃清了很多技術上的障礙,這個影響是逐步顯現的。”唐欣稱。

  此外,廣電也要加入5G隊伍,廣電網絡也是遍布各處,加上廣電的內容豐富,在5G時代也有一博。但在付亮看來,而固網和移動網有區別,固網就是有線電視到達用戶家里只需要改造一下設備,固定電話就可以到你家,寬帶就可以到你家,且有線寬帶在各個城市發展比較多。“但移動網基本有一個問題,就是必須工信部批準企業將這些頻段用于基本通信,而且又必須基于頻段上,要讓用戶能用起來,目前廣電遠遠落后于三大運營商。”

  爭奪話語權

  從2G到5G,我國移動通訊行業話語權、技術能力在全球的聲音越來越強烈,而這一系列的轉變則經歷了30-40年的時間跨度。

  在起初通訊設施是很落后的,技術力量薄弱主要靠引進,“基本上在白紙上作畫,屬于一窮二白的情況,”中國電信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,而從產業鏈的角度講,此前我國也一直是跟隨的狀態,在陳豐偉看來,國外先成熟后國內才跟隨開展業務,不單是移動通信,包括固網、數據通信設備以前都比較依賴國外廠商,所以此前有成熟的產業鏈可以借用。

  1994年底,在廣東中國開通首個GSM網絡開始,中國移動和聯通采用GSM網絡,中國電信則是CDMA網絡,“2G網絡到現在已經20多年,2G網絡主要能力是語音業務,另一個最大的能力就是承載物聯網的鏈接。目前中國聯通2G網絡陸續在關閉,2G網絡退出只是時間問題,2G網絡最大價值是物聯網:NB-IOT,已經超過3億。”鄒學勇對記者說。

  直到3G時代,中國才開始進入到國際標準的競爭中,從一片空白到追趕,三大運營商采用了三個不同的標準,這決定運營商的網絡品質和競爭實力。項立剛對記者表示,中國聯通在這個時代的成績較好,是因為拿到了WCDMA的牌照,中國電信則拿到了CDMA2000的牌照,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3G網絡是成熟的解決方案,而移動則是中國自主研發TD-SCD-MA的牌照,其技術成熟度、穩定性和終端支持需要時間普及,和前兩家存在差距。

  在唐欣看來,3G時代中國移動還不是特別突出的原因主要是政策方面,3G時代移動沒有獲得最好的頻段資源和制式資源,可以說是國家讓移動做出一定犧牲來支持國內技術發展。而4G時代這種政策性犧牲不再繼續,所以優勢顯現出來。

  “大家在4G時代采用的TD-LTE和FDD-LTE兩種制式,技術差距已經不明顯了,中國移動首先開始發力業績也是不錯的,而如今的5G因為只有一個統一的標準,所以此前因為通信標準的制式產生的影響已經沒有了。”項立剛說。

  隨著中國對通訊產業的影響越來越大,華為、中興這些設備商的實力增強,很多運營商也在采購華為、中興的設備來搭建網絡。同時,從4G開始,國內華為、OV、小米等終端廠商,無論是從硬件配置的角度,還是產品的革命性角度都已經領先。“算起來,我國智能終端的制造占據全球的70%以上,包括很多都是在中國廠商生產,然后出口至國外。”陳豐偉說。

  這一波紅利主要來自中國的通信市場的快速發展,在陳豐偉看來,市場好、用戶多,自然需要的終端也多,網絡設備也多。目前中國整個通訊市場,無論是消費用戶,還是整個設備市場能占到全球的25-30%的份額,屬于第一大市場了。

新浪科技公眾號
新浪科技公眾號

“掌”握科技鮮聞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掃描左側二維碼關注)

創事記

科學探索

科學大家

蘋果匯

眾測

專題

官方微博

新浪科技 新浪數碼 新浪手機 科學探索 蘋果匯 新浪眾測

公眾號

新浪科技

新浪科技為你帶來最新鮮的科技資訊

蘋果匯

蘋果匯為你帶來最新鮮的蘋果產品新聞

新浪眾測

新酷產品第一時間免費試玩

新浪探索

提供最新的科學家新聞,精彩的震撼圖片